第A04版:笔墨香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dlrb



2014-8-26至2017-1-5 >> 往期回顾

2011-6-1至2014-8-25 >> 往期回顾
 
   
2019年09月12日 星期四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 笔墨香 -- 版次:[ A04 ]
那年九个月饼
 

    超市的月饼堆成一座座亮眼的小山,豪华装,散装,价格从一千到十几元。穿行在月饼间寻找喜欢的味道,发现一堆包装朴实的老式月饼躲在西式糕点旁边,好像见不得世面样的,而我是从骨子里喜欢这种月饼的。

    回到家里,泡上一杯热茶,拨开包着的油纸,慢慢品尝,多么熟悉的味道,那年吃月饼的情景从我尘封的记忆里跳了出来。

    那还是住在乡村小学的时候。因为父母分居,父亲在30里外的中学教书,母亲带着我们三姐妹住在一所偏僻的乡村小学,日子过得清苦。中秋前一天,父亲托何老师送来一包月饼,母亲打开报纸,脸上若有所思。我们三姐妹欣喜雀跃,等着吃月饼。吃完晚饭,母亲把月饼摊在桌上,大姐二姐和我围着桌子,三双眼睛一齐盯着月饼,幼小的我不自禁地流出了口水。母亲说:“你们的爹搭来九个月饼,意思是你们每人二个,我一人吃三个。”母亲边说边分月饼,发到每人手里二个,留下三个给她自己。小时候吃东西,母亲都会分好,不分的话,我们三姐妹就会像饿狼样抢着吃,最后大闹收场。

    这时,大姐伶牙俐齿地说:“爹的意思是这九个月饼我和小雨一人四个,剩下一个是你和小玫一人一半。”大姐当时12岁,每个月都是她到父亲那里领回20元她和二姐的生活费,二姐附和着“是的、是的。”大姐话音刚落,把我吃到口边上的月饼抢过去,我一下懵了,脸涨得通红,要哭了。

    母亲见状,从大姐手里夺回月饼,重新塞到我手里。我接过月饼赶紧咬一口,又把另外一个月饼也咬一口,大姐和二姐见我都咬了一口,眼睛瞪着我翻白眼,不再抢了,也不说话了,她们二人一边吃月饼一边叽叽喳喳地说着悄悄话。

    看见大姐不抢我的月饼了,我慢慢舔着吃,生怕美味一下子就吃完了。母亲无言,在另一个桌旁坐下,开始备课,沉默在小屋蔓延。

    多年过去,我们都已从清贫到小康。如今市场的月饼更是多样,但我心里依旧喜欢那个老式月饼的味道,有一种时光倒回的感觉。

    黄玫(湖南株洲)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广元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