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4版:笔墨香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dlrb



2014-8-26至2017-1-5 >> 往期回顾

2011-6-1至2014-8-25 >> 往期回顾
 
   
2019年09月12日 星期四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 笔墨香 -- 版次:[ A04 ]
八月十六过中秋
 

    “中秋到,中秋到,家家团圆人欢笑。”小时候,每当听到这首童谣,我心里总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别人家过中秋都能团圆,为啥我家过中秋父亲总在外面?

    后来我才知道,父亲是一位负责修建水电站的水利工作者。他们一个工程干下来,十月八月寻常,三年两载也并不新鲜,这样的工作性质注定父亲只能舍家守业,与亲人聚少离多。

    1984年中秋节前夕,母亲收到了父亲的来信,说他们在湖北宜昌的工期即将结束,他要回家陪我们过中秋节。听说父亲要回来,哥哥激动得把我抱了起来,姐姐的脸上也绽开了一朵花。母亲表面挺平静,但我们谁都知道,她比我们更盼父亲回来,要不为啥连做饭都哼着小曲呢?

    中秋节当天,哥哥姐姐从早晨就一次次去村口张望,后来,天渐渐黑了,阴沉沉的,月亮躲在云层里。院子里的丝瓜架下,懂事的姐姐和哥哥精心摆好了月饼和瓜果梨桃。随后,他俩又抱着一线希望急匆匆去村口迎接父亲了。我也想一起去,母亲不让,我只好乖乖坐在丝瓜架下,守着月饼,等着父亲……

    那晚,我记得姐姐是哭着回来的,哥哥眼圈也是红的。母亲哄了姐姐,又安抚哥哥,可我明显看到,母亲脸上同样写满了焦躁不安。在那个通讯不发达的年代,除了等待,除了焦灼,还能有什么办法?丝瓜架下的月饼落寞地躺在那里,除了我,姐姐和哥哥都没有伸手去拿。那个中秋节,我们的心情就像阴沉的天空,转天早晨醒来,母亲的眼肿得很厉害。

    转天傍中午,父亲总算背着大包小包回了家。原来,由于列车晚点,父亲到达北京时已错过回家乡的长途车,只得在北京暂住一夜。看到父亲平安回来,我们兴奋得围着父亲一刻都不想离开。而且,更让我们惊喜的是,父亲还带回了好几斤北京传统的“自来红”月饼。

    农历八月十六的晚上,月亮早早地升上了夜空。我们全家围坐在丝瓜架下,一边赏月,一边大口吃着父亲带回的北京月饼,别提多开心了。父亲把我搂在怀里,骄傲地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咱家今天过中秋,再合适不过了啊……”

    1984年的中秋节,成了我们全家永生难忘的中秋节。

    刘士帅(天津蓟县)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广元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