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4版:笔墨香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dlrb



2014-8-26至2017-1-5 >> 往期回顾

2011-6-1至2014-8-25 >> 往期回顾
 
   
2019年09月12日 星期四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 笔墨香 -- 版次:[ A04 ]
车站的月亮
 

    如果不是偶然的凑巧,我是不会在中秋节这天走下火车的;然而如果不是这种偶然的凑巧,也就不会在车站看到中秋节的圆月了。

    那时候夜气已经有些寒冷,穿着外套,拎着行李,像我这样走在站台上,默默如细流一般流向出口的人并没有多少。

    这个地方很安静,因为车站过于偏僻,也由于这个小车站实在没有多少人驻足停留。不过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看见在不远处的月台上,有一个人正似梦游般地走走停停。

    我起初以为那是工作人员,要么就是小摊小贩,但很快都被否定了,他既没有戴工作人员的帽子与袖章,也没有小商贩的推车。且看他一手提着一个如自己身影般的黑色塑料袋,一手拿着一把竹子弯成的拾荒钳,我猜想他是在寻找塑料瓶,所以走走停停。不会儿果然被证实,在他的一只手将什么东西丢进塑料袋里时,里边哐啷发出了瓶身碰撞的声音。

    这是个孤独的拾荒者。

    我不知道是什么因缘际会,让他走在这个空寂无人的月台上,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走进来的,只有一个已然的事实,这个拾荒者走在外表漆黑,天空明朗的车站内,并且慢悠悠,几近蹒跚。

    他像喝醉酒的酗酒者,像神出鬼没的夜游神。我想他走在人生道路上时大概也如这般昏沉,全然像个影子。他不观望火车的轨迹,也不在乎天上的清光。

    那他肯定连今天是什么日子都不知道。这个人还记得自己的故乡吗?这是时隔多年后,我始终无法释怀的事情。

    对于这个思乡与团圆的节日来说,故乡就是一颗饱满的红苹果,是让人无限向往的乌托邦。然而,就像一根弦被拉扯断裂,就像游丝被风吹得没遮拦般,这个拾荒者是否还有故乡呢?要是他有妻儿,有父母,有亲友,那还好,至少他的根被绑系在了地上。可如果都没有呢?他连故乡都没有,啊,他和中秋节绝缘了。

    想到这里,我总会感到一阵难过。“月是故乡明”,对于没有故乡的人而言,月亮就不存在了。

    我还记得那天的清辉,素月流天。周身晶莹的月亮,没有一丝云翳,然而走在月亮下的人,却始终在摸着黑,用一双眼睛,死死盯着黑暗里的塑料瓶。

    盖碗茶(青川)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广元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