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4版:笔墨香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dlrb



2014-8-26至2017-1-5 >> 往期回顾

2011-6-1至2014-8-25 >> 往期回顾
 
   
2019年09月12日 星期四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 笔墨香 -- 版次:[ A04 ]
穿过梧桐的月光
 

    那天晚上,因为有点疲倦,我睡得较早。这一例外,让往日习惯一人蜷在小床上的女儿很兴奋,她跳到我的床上,搂着我唧唧喳喳。房间的灯灭了,却不暗。月光从宽大的玻璃窗泻进来,我端详着女儿玲珑的眉眼,心里有一份恬静的温存。

    女儿突然屏气敛息。问她干嘛,她朗诵般地回我:“月亮真美啊!”昂向窗子的小脸,白玉一般圣洁。那一刻,我好似看见幼年的自己。

    记忆里也有这样一轮明月,高悬星空,照在我老家的院落里,照在故乡的原野上。

    老家院子,有一棵本色梧桐。之所以叫它本色梧桐,是与我日后见的绿化树——法国梧桐有别。我没有在其他地方见过家门口那株树,它的叶子很像法国梧桐,想来属一个家族是错不了的。只是稀少、乡气,生长极慢。我从女儿这般大,到我有女儿,它几乎没什么变化,一直碗口粗,一直四季浓绿。叶子可以用短扫帚枝别起来做兔头形状的帽子,花儿细细碎碎,桂花似的,有一种青涩的香。那香气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能闻出绿的汁水来。最妙的是种子,秋风起,叶片间发出沙沙的声音,间或有小豆豆落在你的头发里,肩膀上,手掌心,那是梧桐粒儿。母亲会叮嘱我们捡拾好,在芭蕉扇上晒干,聚在小口阔肚的瓷瓶里,留待中秋赏月时炒了吃。

    儿时的中秋,除了月饼的甜,荷藕的嫩,菱角的香,家人拜月的虔诚,还有穿过梧桐的月光。那月光穿过枝叶,镂在弟弟的脸上身上,他一走动,一群“蝴蝶”纷飞。我们互相追逐,玻璃样的笑声和月光一样明亮,回声绵延至十多年后的今天。

    那个小院子被我们留在身后了。在异地他乡,寻找生活和梦想的姐弟,一年难得见上一面,儿时的吵闹变成甜滋滋的糖果,含在嘴里舍不得咽。弟弟在江南,我在江北,隔着长江,我们看见的是同一枚月亮吗?

    前些日子,弟弟打我电话,稀里哗啦倒了许多,末了他说:“姐,中秋节的炒梧桐籽儿可真香啊!”这孩子一定是想家了。

    那香味也飘到我的鼻尖下。我的心飞回生我养我的小院。尽管现实中原因种种,有好多年的中秋我回不了故乡。然而,梦是拦不住的。

    城市的霓虹绚烂张扬,月亮被逼到高楼间的缝隙里。偶然相逢,那种沉静内敛连我小小的女儿都被惊呆了。故园的月光啊,印在我的心壁上,从少年到中年。我多么希望把它复制在女儿的记忆里。真想哪年中秋,带女儿回到里下河的那个乡间院落里,那里有世界上最纯最美的月光,飘着梧桐籽的清香……

    王晓(江苏仪征)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广元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