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4版:笔墨香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dlrb



2014-8-26至2017-1-5 >> 往期回顾

2011-6-1至2014-8-25 >> 往期回顾
 
   
2019年07月12日 星期五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 笔墨香 -- 版次:[ A04 ]
家乡的擀面汤
 

    新麦上场。几个大日头一照,家家户户开始忙着磨面了,麦粒褪去外衣,麦面洁白如雪,麦香四溢,在院落、村巷飘散。品尝新麦是初夏饮食里必不可少的。此时,就像是一场庆丰的仪式,父母亲总要将新面和好、搋好,夹一大锅面疙瘩,炸一大盆小炸,蒸几笼大馍,或为全家做一顿鲜美好吃的擀面汤。

    擀面汤,各地叫法不一,有叫汤面的,有叫手擀面的。记得我家擀面汤,大多在歇中(白天劳作,中午短暂休息)的时候。父母哪里有歇的功夫?此时,他们把家中的大饭桌擦洗干净,取出放在墙角一年不用长约一米的擀面杖,将几大团和好的面放在桌子上,反复地揉搋,再一遍又一遍地擀枵,然后将薄薄的面皮一层层折叠,用菜刀切成细长的面条。为防粘黏,还要沾上少许面粉,轻轻抖散,摊开在桌面上,只待下锅。

    下面汤得先调油,这是必不可少的。将新上市的菰子刨皮切段,用新榨的菜籽油和盐翻炒片刻,加入一大锅水烧开,就可将擀好的面条下锅。煮好的面条,筷子粗细,莹白,自然弯曲,富有弹性。外加有绿色的菰子和葱花点缀,很是养眼,挑逗着胃口。将面条一根根送到嘴里,软硬适中,滑爽劲道,十分耐嚼。也有人家用新上市的洋葱调油,味道就更加鲜香了。

    难得吃上一回擀面汤,是可以放开肚皮吃的,大人从来不会因此而责骂小孩贪吃。转眼工夫,就是热吼吼的几大碗下肚,直吃得大汗淋漓,吃到撑得慌,才停下筷子。

    不知有多少年没吃过家乡的擀面汤了。前阵子,看到小镇上有一家面馆有手擀面卖,店里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孩子长得好看,笑容甜美地招呼我和妻子。聊叙中得知她是安徽蚌埠人,自是感到亲切。店里另外两个中年妇女正在做手擀面,面皮摊开在桌面上,擀得很薄。想着马上就能吃到久违的手擀面了,心里一时充满期待。

    煮好的手擀面端上来,比老家的面汤要细,放了些许芫荽在里头,估猜味道不会差。看在老乡的份上,女孩还额外加送我们一小碟自家腌制的咸菜。说实在的,那咸菜不酸,还有点辣窜窜的,很鲜美。然,咀嚼着那劲道不足的面条,却再也找不回从前。

    王福友(巢湖)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广元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