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4版:笔墨香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dlrb



2014-8-26至2017-1-5 >> 往期回顾

2011-6-1至2014-8-25 >> 往期回顾
 
   
2019年07月12日 星期五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 笔墨香 -- 版次:[ A04 ]
玉米馍馍豆花饭
 

    近日晨跑归来,在小区小菜场总能看到新鲜的玉米出售。一个个浆汁饱满,煞是喜人。我与三毛常挑选一大袋回家,一日三餐总少不了玉米的影子。在三毛的建议下,我们用捣蒜的钵捣碎玉米粒,做出了香甜可口的玉米馍馍。制作麻烦,我俩却乐在其中,仿佛把丢失的旧日子又过了一遍。

    吃着玉米馍馍,思绪就不由回到我出生并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家乡。此时家乡应该正是秧苗儿绿满水田,红薯藤儿遮住地沟,玉米饱含浆汁的时候。母亲在这样的时候就会让我们去地里掰一些新玉米回家。我们把玉米一粒一粒剥下来,洗干净放在盆里,然后在石磨上磨成玉米浆。

    磨成浆的玉米做成圆月形状糊在铁锅上焙出焦黄的壳儿,入口香糯甘甜让人大快朵颐。玉米馍馍可以单独作,也可在熬一大锅粥的锅边儿上作,这就是我们川人到处推广的锅边馍了。

    在彼时,农村还没有冰箱,盛夏酷暑,劳作的人们因出汗口渴难耐。如果只吃玉米馍馍是难以下咽的,所以家乡人最喜欢用豆花稀饭来搭配玉米馍馍。

    豆花稀饭顾名思义是离不开豆子的。把黄豆浸泡,等豆子鼓胀得要裂口时就用石磨磨成豆浆。磨好的豆浆倒进大锅里,白花花的冒着泡泡,加少许米煮沸。这时候就要加入我们苍溪特有的酸菜了,做豆花稀饭一定要多放酸水,沸腾的豆浆遇到酸水就凝成一团一团的豆花。这时候水是清的,米粒与豆花是白的,“一清二白”大抵如是。

    豆花稀饭酸爽开胃,是家乡人最喜爱的祛暑美味。以至于来了客人,不要求吃红烧肉,辣子鸡,而常常是说“给我烧豆花稀饭吧”。

    我喜欢家乡的各种小吃,品尝家乡味道就如同回到无忧的少年时代,回到彼时安静秀美的磨石咀。

    月明风清(苍溪)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广元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