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4版:笔墨香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dlrb



2014-8-26至2017-1-5 >> 往期回顾

2011-6-1至2014-8-25 >> 往期回顾
 
   
2019年07月12日 星期五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 笔墨香 -- 版次:[ A04 ]
晚风嘬青螺
 

    汪曾祺在《故乡的食物》中深情地描述:“用五香煮熟螺蛳,分给孩子,一人半碗,由他们自己用竹签挑着吃……”

    故园里下河水乡,水质清冽,清浅水流中,自然少不了蚌螺蛏蚬。而螺蛳特多,成为水乡餐桌经典的菜肴。夏日清晨,村姑们喜欢去卤汀河边拉螺蛳。在铅丝篮的把子上系一根尼龙绳,左手绕着绳子一端,后仰身子,右手把篮子猛地向河心一甩,“卟咚”一声,远处水花飞溅,光影迷离。接着,双手交替贴着拉。拉到岸边,把篮子里的淤泥淘掉,旁边的人就拣里面的螺蛳和蚬子了。再甩,再拉,拉足了螺蛳才停手。

    螺蛳养在清水里,漂几滴香油,以吐去泥渍。用罩子罩住盆口,第二天可吃。备好葱段、姜片,爆炒。揭开锅盖,红黄绿褐、艳光四射的螺蛳出锅了,一阵阵鲜香热气直扑鼻翼。拈一只轻轻

    一吮,脆爽又鲜辣的螺肉就随着舌尖裹进了口中。

    故园特有的酒糟螺蛳味道鲜美,令人垂涎。用钵子将螺蛳、葱姜蒜一干佐料装好,挖两勺糯米酒糟,加水入钵,炖在饭锅里即可。吮吸着被酒糟醉倒的螺蛳,舌尖上的滋味百转千回,随即进入“一味螺蛳千般趣,美味佳酿均不及”的境界。

    泰州人吸螺蛳,也叫“嗍螺蛳”。寻常螺蛳已进入排档或饭店。小城夏夜,红男绿女月下对坐,喝冰啤,吮青螺,说情话,空气中充满青春和爱的香味。我坐其中,仰望灯火阑珊,突然想起老屋墙头上母亲剪螺蛳的绣剪子,想起父亲趟螺蛳的破趟网,想起海子的诗: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此时,午夜的凉风轻抚,我眼睛濡湿,开始怀想故乡。

    宫凤华(泰州)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广元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