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4版:笔墨香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dlrb



2014-8-26至2017-1-5 >> 往期回顾

2011-6-1至2014-8-25 >> 往期回顾
 
   
2019年03月15日 星期五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 笔墨香 -- 版次:[ A04 ]
仪式感
 

    ■王生伟(青川)

    沿袭老家的习俗,每年大年初一,我们都要给儿子压岁钱,即便儿子快到16岁了,这个习俗依然如初。儿子读小学那几年的压岁钱,我们一般是直接给现钱,钱不多,却都是专门换来的散发着油墨香的崭新钞票,儿子看着这些钱,别提有多高兴了。后来儿子读初中,早已流行包红包了,我们也跟着时代走,把压岁钱装进红包,亲自放到儿子手中,儿子接了压岁钱,不忘说声“谢谢爸爸(妈妈)”。去年儿子读高中,纸质红包还不失用场,微信红包更是盛行。今年大年初一,我们没有随大流,仍然包了纸质红包给儿子。

    不是我们拒绝新生活方式,更不是思想保守因循守旧,而是我们心里系着一个很深的情结。我以为,当为人父母者或庄重或微笑着把大红的红包或崭新的钞票放到孩子手中,当父母慈祥怜爱的眼神与孩子的目光交汇,当父母温柔熨帖的话语在孩子耳畔响起,这就是一个令人为之心动的仪式,也将是孩子永不磨灭的记忆,必将对孩子影响深远。我珍视这样的仪式感,也格外敏感和儿子在一起时那些有仪式感的生活片段。

    儿子刚上初中时,个头小,胆子也小,我和妻子开车送他去远方的新学校,帮他搬扛行李、收拾床铺、购买生活用品,千叮咛万嘱咐。儿子进教室了,放心不下的我就着一张废纸洋洋洒洒给他留了一大段言,鼓励他要勇敢、要自立、要学会照顾自己。三年过后,儿子中考在即,我和妻子陪他去绵阳考察了解学校,参加招生考试;今年元旦节,我们又陪已经读高中的儿子去成都休假放松。诚然,所有这些情节情境毫无“仪式感”可言,但它很好诠释了“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它让儿子充分感受“父母之爱、舐犊之情”,始终保持与我们有良好的沟通交流,并帮助他平稳度过充满变数的青春期。

    儿子就读的高中学校距离家有100多公里,通常周六晚上7点左右回到家,第二天吃过午饭稍事准备后又得乘车返校。按理,不必每周如此往返奔忙,但是我们仍然要求他每周回家,除了想看看他,更为重要的是能经常了解他、尽量多陪他,和他一起交流探讨。从家到车站的距离不到1公里,每次儿子返校,我们都要送他去车站,不管春夏秋冬刮风下雨,一路上少不了说说笑笑,也少不了叮咛唠叨。孩子上车后,我们在车前屋檐下看他坐在座位上的样子,直到汽车鸣笛远去,我们和儿子透过车窗遥相挥手然后我们依依不舍离开。我忽然感觉,这个场景有了一种“仪式感”。

    其实,我所谓的“仪式感”,是内心的一种独特感受和想象,是与儿子在一起的一些情绪意象。我对儿子的爱热烈深沉却也天经地义,当然不求什么回报。惟愿现在我们给他的陪伴,那些生活中的剪影,能在他将来的记忆中永远鲜活着,就如朱自清笔下那一个无法忘却的“背影”。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广元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