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4版:笔墨香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dlrb



2014-8-26至2017-1-5 >> 往期回顾

2011-6-1至2014-8-25 >> 往期回顾
 
   
2019年01月11日 星期五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 笔墨香 -- 版次:[ A04 ]
牛扯绳
 

    曹秀华把猪肉切得厚实一些,白肉片用锅铲抵在辣锅底上嗞嗞响,开始是出油,渐渐干煸得冒烟,有了油赶紧把蒜苗倒进锅底,迅速地让煸出来的肥油裹了蒜叶子。屋子里立即冒出蒜香味,撇开猪油的浑闷,把一种家的味道充盈在安置点上的新家里。

    曹秀华连忙从锅里铲起菜,从床头柜里摸出一瓶酒放到桌上。

    李恨水从夜色中走进来,他上洗手间去脱下脏衣服,洗了脸,出来把酒筛在杯子里。一仰脖子把两钱白酒倒进喉咙里,一团火顺着喉咙落到了胃里。

    李恨水是李思泉的侄子,高高大大的,身材抽条,经常就是一件地摊上买的又洗得发白黄上装,蓝布裤子,裤腿边吊着线绺儿。

    曹秀华坐在李恨水的对面,刘海齐眉,圆盘细脸,五官秀美,有胸没腹,腰杆细长,穿着白色蕾丝胸绣,蓝布外套,蓝布裤子。

    ■郭勇(剑阁)

    酒过三杯,李恨水嘴角的肥肉就嗞嗞地冒油出来。

    李恨水把腿伸得很长,地板凳把一个一米八的高个子给矮化后,腿却并没有地方搁。李恨水也许累了,也许酒劲大了点。

    他抓住自己还能说话的最后一点力气认真地对曹秀华说:“秀华,你也四十一了吧,说老也还不老,只是如果再一晃,你就真不值钱了。李思泉是老了点,可是他也没有负担,你要是有想法,现在就可以试一试了!”

    “谁,你说谁?你说牛贩子都比他强,他那老脸把鬼都吓得跑,我会看上他!”曹秀华让电灯把影子压在身下,显得有些憋屈,她只是说,“今天搬家大喜,你咋说出这么不吉利的话哟!”

    “当年,你没处落脚的时候,到了我家,虽然名分上是夫妻,你也知道,这不你也委屈了这么多年!”李恨水借着酒劲越发有了兴致。

    曹秀华没有再反驳,她把碗端在手里,背倚着冰凉的水泥墙,圆润的脸盘上有泪水顺了红腮,滴滴落地出声。

    “现在儿子上大学了,有了国家的政策扶持,我们也有了新砖房,我们俩这辈子也就这些目标,现在都实现了,你也不用再委屈自己了!”李恨水的话挑得越来越明,不像是酒在后面撵,是心底悄然成长壮实的话,一句赶一句结实。

    李恨水不好跟李思泉计较,说来,论辈分,李恨水要管李思泉叫老辈子。

    农村有句俗语:“开腔(枪)打死人。”曹秀华不好在李家叔侄俩中间选边站队,就不言语。曹秀华一旦不开口说话,却又把许多说得清道得明的东西给放弃了。于是,就有了貌似曹秀华有话软在这两个男人中间一样。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广元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