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5版:笔墨香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dlrb



2014-8-26至2017-1-5 >> 往期回顾

2011-6-1至2014-8-25 >> 往期回顾
 
   
2019年01月11日 星期五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 笔墨香 -- 版次:[ A05 ]
旺苍国华镇:出生地之临水街
 

    ■青子畅(旺苍)

    梦里,我常常回到国华场镇。上下两条街道组成一个“二”字。下边长横是新街,和任何地方的正街一样,乏善可陈。上边短横是老街,当年的繁盛地,两百多米长,三米左右宽。正街最气派的是供销社,后来全卖给了国华中学,房子也被拆了。西尽头据说是何团总留下的两层楼四合院,现在是镇政府。天井里植有一株葡萄,枝叶在房顶齐瓦处纵横交错的铁丝网上蔓延开来,覆盖了整个天井,阳光下垂珠累累,翠绿可喜。东尽头紧邻国华中学的是蚕茧站,对面是中学的一幢两层小楼。爸爸说当年蚕茧站门前是篮球场,场边是六根梧桐,根根两人才可合抱。每到收茧子,人山人海,不收茧子站里就放录像。与蚕茧站隔一个小沟就是医院,当初全是两层砖木结构的楼房,一共四幢,砖是灰白色,木窗木门都漆成绿色。

    爸爸要妈妈就在国华医院动手术生我,反正妈妈就在医院工作。他知道这是医院有史以来的第一例手术,但是他不知道我有十斤重,不知道手术时要停电,也不知道气喘吁吁从楼下抬上来的氧气筒根本没有氧气。当刘刚医生倒提起我拍了两下我的脚板心,我哇哇大哭的时候,吓坏了的爸爸才松了一口气。

    多大才算长大?但两岁我似乎就有了记忆。每到下午,爸爸将我放在肩上,沿着医院后的小路慢慢上坡,路边的车前子、蒲公英、金银花、菠菜、麦苗,爸爸一一给我指认。我却很喜欢爸爸的头发,不停地揪扯。一只鸡或者狗从路边跑过,我就用腿脚踢打老爸的前胸,想下来。可是爸爸调到旺苍中学去了。妈妈也没时间陪我,她将办公室门外的走廊下楼处堵好,整个走廊就是我的了。

    我喜欢下河去。这条河发源于陕西宁强,流经盐井乡,所以叫盐河。它给国华镇带来了灵气。一河如带,绕镇而过,游鱼满河。即使月黑风高之夜,也有人用一钓钩与河伯争雄,鲢鱼、团鱼、黄腊丁,纷纷上钩。老爸深夜钓鱼归来,最喜燃灯温酒,斩小鱼数只,立烹,倾刻异香扑鼻。下河街死水濠是一好去处。河岸宽阔,静水流深,常有人于中流击水,拍浪而游,欢声笑语,随波而起!水濠岸边,芳草如茵,高石之间,常有人读书弄笛。若逢秋夜,明月在天,波光艳潋,寒雾袅袅,涉江而来。

    爸爸躺在沙滩上,我那时最喜欢捧着细沙,扬在他身上,或者就在他身上做饭过家家。沙滩上野花开了,有一只黄蝴蝶飞来了,我起身去追,爸爸就起来追我。对岸有姐姐在唱歌。终于累了,倚在爸爸身上睡着了,回去过铁索桥时才醒来。这铁索桥摇摇晃晃,风吹过,头发也飞起来。远山苍翠,天蓝得多么安静。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广元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