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5版:笔墨香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dlrb



2014-8-26至2017-1-5 >> 往期回顾

2011-6-1至2014-8-25 >> 往期回顾
 
   
2018年12月07日 星期五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 笔墨香 -- 版次:[ A05 ]
巷底的奶奶
 

    ■李晓佳(重庆)

    小时候,家里穷,住在巷底低矮的小楼里。记忆中,幼小的我总是连蹦带跳,几步就跑过那条长长窄窄的小巷,奶奶总是远远地跟在我的后面。她人矮,显得叉着脚走路的两条腿分外碍眼,永远分明是一只脚向东,一只脚向西。

    我不喜欢奶奶,特别是在喜庆的节日里。邻居的小孩都能领到压岁钱,而我却什么也拿不到。有一年除夕,我呐呐地开了口:“奶奶,给你拜年。”奶奶一边轻轻抚摸着我的头,一边笑着说:“压岁钱就免了吧,你拿了钱又会去买零食吃,吃零食对身体不好。”我撇撇嘴,心里想:“奶奶工资这么高,却不给压岁钱,真吝啬。”

    奶奶的年纪越来越大了,却常常来看望我。夜里,巷底房子的窗棂小,屋里的迷离灯火照到巷子里,似可见,似不可见。奶奶看到灯亮着,步履蹒跚地走过去,轻轻地按下电灯的开关,嗔道:“大家要注意节约电!”

    时光匆匆,我考上大学了,欣喜之余,却也担心自己的学费问题。一个烦闷的午后,父母照例外出工作,我呆在家里看书,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我匆忙起身开门,邻居大声地喊:“晓佳,奶奶在楼下等你。”我一边下楼,一边嘀咕:“奶奶怎么来了,她因为年龄大,走路吃力,已经很久没出门了。”

    在时光流转的巷底,我见到了熟悉而久违的奶奶,她穿件朴素的灰色衣裳,面容白皙洁净。她慢慢挪动着双脚,每走一步,都先艰难地迈动左脚,然后小心地将右脚向前挪一小步。奶奶从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颤巍巍地递给我,温柔地说:“晓佳,这些年我存的钱,已经足够缴四年的学费了。”我转过身,痴站着,任泪如雨下不敢去动它,不敢让身后的奶奶看到。

    当时,年少的我只有深深的感动。多年后,我才深深懂得奶奶这代人的“惜物”之情。她们并不是懵懂中的吝啬,而是浮华中的朴实,总在最需要的时刻,给予最真诚的帮助。

    奶奶去世已经十年了,小楼也快要拆迁了,再一次,我漫步小巷深处,依稀看到了那抹熟悉的身影,奶奶弯着腰,微笑着向我走来……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广元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