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4版:笔墨香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dlrb



2014-8-26至2017-1-5 >> 往期回顾

2011-6-1至2014-8-25 >> 往期回顾
 
   
2018年12月07日 星期五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 笔墨香 -- 版次:[ A04 ]
一起喝酒的兄弟
 

    ■吴静娴(利州)

    我的微信上有一个“广旺新闻老朋友”群,里面有一位已故的朋友。他,就是那些年和我们一起喝酒的通讯员兄弟。

    兄弟曾是我们企业众多的通讯员之一。1996年,单位专门为笔杆子们举办了一期计算机培训班。他个儿不高,但年少英俊,衣着光鲜,脸上白里透红且轮廓分明,一双大眼特有精神。

    他嘴巴会说,出手大方,惹得小姑娘们围着他蹭吃喝蹭跳舞。兄弟见我们几个年纪稍长的不理会他,便主动邀我们吃串串。客请得倒是热情,可到了喝酒环节,他却只顾着和小姑娘们打闹、耍酒疯。

    兄弟喜欢“人来疯”。在后来的各种饭局上,他都要大走一圈,耍耍酒疯。每次轮到我,他就变得十分认真:“尊敬的吴姐姐,你随意,我干了!”不等我发话,他便一饮而尽,然后笑着看我。熟悉了,感觉到他并不是随时都醒豁豁的,而是知进退、懂分寸的。

    1998年左右,企业效益差到极点,兄弟到成都讨生活。我们到省城办事,总是要与他联络。他无论多忙,时间多晚,都会见见老朋友。

    有一次,他说,从山沟沟里出来是整对了,每个月可以挣到2000多元呢。我们露出羡慕的神色时,他却又道:“到处是下岗人员,想找工作不容易啊。”我们相信了。

    后来,兄弟辗转换了好几份工作,勉强办起了自己的公司,但并没攒下多少钱,买房、成家的事也一直没着落。

    那些年,我们偶尔到成都出差,他都会陪我们吃小火锅或撸串。兄弟非常高兴,一边大声谈笑,一边大口喝酒,一直闹到深夜。

    末了,他虽然醉醺醺的,却总是争着买单,还清醒地要求服务员把剩下的饭菜打包,说是带回去犒劳加夜班的员工。

    2010年后,兄弟经常到市州出差,每当来到我们所在的小城,公务再忙,他都不忘与老朋友聚一聚,哪怕已应酬了好几台酒。有时太匆忙,他会到我们的办公楼走上一圈,问候一下老朋友们。

    2013年左右,我们所在的企业又处于去产能、半停产状态,每月两三千元的工资也一拖再拖,兄弟却羡慕起了我们。

    他说,外面收入不稳定,想回来上班。我们不相信,认为他是开玩笑,就说,再怎么混,也比我们困在企业里半死不活强。

    跟兄弟最后一次相聚,是前年夏天。谈笑间,他说终于混到了一个大型企业集团CEO的位置,年薪好几十万呢。功成名就的他,脸上泛起了中年人常有的疲惫和青色,眼睛已没了年少时的清亮,肚皮也微微挺了起来。

    这次,他不怎么喝酒,话却很多,絮絮叨叨地憧憬着:把成都的房子重新装修一下,就可把父母接到一起享受天伦之乐;等农村的别墅完工了,他还可以开着车,载着一家老小到乡下去度周末……朋友们再次敬酒祝贺,兄弟招架不住,还是喝下了不少酒。

    分别不到4个月,突然传来噩耗:兄弟出差归来时突发脑溢血,抢救无效与世长辞。他才44岁,多少壮志未酬啊!真不敢想象,他那可怜的妻儿和年迈的双亲如何度日。

    兄弟的妻接管了他的微信,那一直登录的状态好像在警示:趁身体尚好,多陪陪家里的老和小。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广元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