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4版:笔墨香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dlrb



2014-8-26至2017-1-5 >> 往期回顾

2011-6-1至2014-8-25 >> 往期回顾
 
   
2018年12月07日 星期五
下一篇 4 -- 笔墨香 -- 版次:[ A04 ]
再话青山观
 

    ■王小泗(苍溪)

    青山王氏九子八进士,一女入皇宫。九子八进士一举人在历史上确有其事,在现有的文献资料中可查可考,但南宋皇帝宋端宗立王绩之女王莺为皇后,并赐金棺给王绩二夫人胥氏却没有事实根据和文献可考。

    在青山王氏老人们一代一代的传承中,正是由于王绩二夫人胥氏的安葬地与棺材问题,才使青山王氏的风水被毁,从而遗祸千年。

    据传:王绩两夫人所生九子一女,九子先后科举成功,进入宦海到异地为官,家中只剩下王绩夫妇和小女王莺(此时原配蒲氏已先逝),王绩年老多病不久也随原配蒲氏而去。家中只剩下胥氏和王莺母女相依为命。九子在外为官的年代,正值宋末元初,大约在公元一二七九年前后,宋室大厦即将坍塌易主,在四川元军已攻下秦岭,在广旺地区枕戈待旦。而宋军则以嘉陵江为天然屏障,固守在长林山一带。天下大乱,各地群雄并起,土匪、地痞横行霸道,驿站信使已经不能正常运转。住在青山观的胥氏和王莺母女早和在外地为官的亲人们失去联系,家中的供给日渐困难,生活每况愈下,已至穷困潦倒,衣食无着,不得不靠乞讨为生,在极度的困苦中,胥氏不幸撒手人寰。此时小女王莺已经没有能力为母亲购买棺材和下葬。四处求救无门,只好将母亲胥氏葬于一牛窝塘的沙堆下,没有棺材,就用折成半圆弧的黄荆条覆盖在身上。五年后,天下初定,就有四子一同挥师朝家,看望双亲,拜谒先祖。据说,四弟兄拜谒先祖的人马足有二十里长,一路上旌旗幡飞,齐锣号伞,马嘶人嘲,浩浩荡荡,威风凛凛,气派非常。回家后见父母双亡,只有小妹一人独守在残屋,满目萧条,一派破败的景象,心中顿生无限凄凉。再问母亲葬于何处,而小妹只是哭泣并不作答,在哥哥们的再三追问下,才勉强说出了葬母的地方。哥哥听后不禁惊恐万状,潸然泪下,想母亲一生为我们操碎了心,想不到死后竟葬在一个牛窝塘里,怎么能够叫人接受呢。遂起尸移地,重新安埋。就在打开坟茔的那一瞬间,一股白烟从坟中喷薄而出,一队白鹤在升腾的白烟中绕青山观一周后,转身就朝着向家沟的白鹤梁飞去。尸体周围的黄荆条则完全变成了赤色的金条,在场的人都大惊失色。在儿子们的授意下,又将胥氏的尸骨移至九华山安葬。不料儿子们的这一善举却铸成千古大错,致使青山王氏的风水从此被破坏,因为王母胥氏的坟茔被小妹王莺竟在无意间葬在了卧牛的金口中。

    说来也怪,从那以后,青山王氏的后代们虽然不时也有中举或中进士的,但与他们的前辈们相比已不可同日而语了,科举成功的人越来越少,间隔的时间越来越长。“九子八进士”以后再没有回到故地,而是客死在他乡。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多少次斗转星移,多少回潮起潮落。时光在如水的流逝中进入了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省道苍剑线犹如一条玉带从青山观脚下穿过,将青山王氏的祖茔紧紧缠绕,从而也改变了从青山观卧牛背上行经了近千年的沧桑路。植被从此得到迅速恢复,青山美景再次呈现在人们面前。

    曾有云游僧路过此处,踏遍青山,洞察四周,观晨阳霞抹,山形地意,站在青山观上,抬头向天,点指南归雁,脚下的苍剑路将这头奋蹄欲奔的犀牛牢牢拴住,他感言青山的风水又有恢复的迹象。

    事情还真如这位云游僧所料,青山王氏的后裔们自高考恢复以后,年年都有鱼跃龙门的,其中不乏一些有所作为的佼佼者。

    中国的历史有多长,人们遵循风水规则的时间就有多久,现代科学一时解释不了的未必就不是科学,风水一说不可不信,但也不可全信。爱护自然,崇尚自然,保护环境,低碳绿色,就是今天人们遵循风水的新说,而我们这些后人们有义务为这一片绿色的风土注入更加鲜亮的色彩。

下一篇 4
 
 
   
广元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