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12版:导刊 上一版3
标题导航
dlrb



2014-8-26至2017-1-5 >> 往期回顾

2011-6-1至2014-8-25 >> 往期回顾
 
   
2018年06月06日 星期三
下一篇 4 -- 导刊 -- 版次:[ A12 ]
中国援助安哥拉医疗队第四期队员王朝智讲述援外故事
整天被流行病包围曾彻夜难眠
 

    王朝智正在为安哥拉患者诊治受访者供图

    “在医疗条件落后、传染病肆意的安哥拉执行援外医疗任务的经历,让我愈发懂得生命和健康的珍贵。”中国援助安哥拉医疗队第四期队员王朝智说。

    王朝智现年38岁,市第三人民医院结核科主治医师,广元医学会感染专委会委员,2007年毕业于原泸州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先后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成都市公共卫生中心进修感染专业和纤支镜检查及镜下治疗。长期从事传染病诊疗工作,在结核病、病毒性肝炎、艾滋病、疟疾等传染病诊断和治疗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精湛医术弥补医疗条件的落后

    1963年,为响应阿尔及利亚紧急医疗援助的呼吁,中国政府迈出了对非医疗援助第一步。四川省从1976年开始,已向非洲派遣了多批医疗队。2017年,在加入到中国援助安哥拉第四期医疗队后,王朝智和来自全省各地的多名医生一起,在成都参加了为期6个月的葡萄牙语及外事纪律培训,之后便奔赴安哥拉。

    “简陋的机场、迎面扑来的热浪以及一排排低矮的铁皮房是我对安哥拉的第一印象。抵达安哥拉后,我们根本来不及适应,立即就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当中。”王朝智说,“这里药品短缺,儿科人满为患,药房管理混乱,只能做血尿常规的检验科也常因缺乏试剂无法检查,外科只能做简单的清创、缝合治疗。”医疗队全体队员连续开展了小儿马蹄足畸形矫形外固定术、胃肠道穿孔修补术等多种手术,针灸医生将中国传统医学带入非洲……援外医疗队的出现,填补了安哥拉罗安达总医院多项技术空白,提升了整体医疗水平。作为团队唯一一名感染科医生,王朝智在安哥拉开展了胸腹腔穿刺及闭式引流术、艾滋病HAART治疗及耐药结核的二线方案治疗等。

    战胜自己驱散被流行病包围的恐惧

    “在安哥拉,艾滋病的感染率很高,在工作中我们尽量保护好自己。”王朝智说,有一次开展治疗时,病人的血液喷射了他一身,尽管他及时采用消毒液进行消毒,但内心的恐惧还是让他彻夜难眠。除了艾滋病,还有伤寒、登革热等流行性疾病也让人提心吊胆。

    虽然传染风险大,但王朝智一直坚定一种信念:“作为援外医务人员,我牢记党和国家重托,发扬国际人道主义精神,克服重重困难,用精湛的医术、高尚的医德、无私的奉献,竭诚为受援国人民服务。”

    悄然间,王朝智已在安哥拉工作了一年时间。“经过专业的语言培训和外事纪律培训,大家都能够在不需要翻译的情况下,使用葡萄牙语完成问诊、书写医嘱及病历,以及和当地医生的日常交流。”

    远离祖国和亲人,援外医生其实是倍感孤独和寂寞的。在安哥拉的每一天,王朝智都会和爱人及女儿进行一次视频通话。在女儿心中,王朝智是个大英雄。

    医无国界用心灵感受患者疾苦

    医者行医,不仅仅是对患者体征、功能、器官的检查和治疗,同时还包括对一个个痛苦病体的情怀关爱,对一个个充满期冀的患者的生命慰藉,无论贫富、种族。这是王朝智对自己的职业见解。

    “一位当地黑人员工,18岁,咳嗽伴痰中带血一个月,经过询问病史及听诊后,我告诉他需要到医院照胸片。他听后沉默不语,我以为是我说的的葡语不标准他没听清,再重复一遍后,他默默地说‘Nãotenhodinheiro(我没有钱)’。”王朝智说,在义诊现场,还有许多这样普通的故事。那些渴求的眼神、质朴的语言、恭敬的态度,是对健康的渴求、对生命的敬畏,让他更加迫切希望为他们多做点什么,竭尽所能地履行好一名白衣天使的职责和使命。

    据他介绍,安哥拉罗安达总医院由中国援建,于2015年6月8日正式开业,目前医院共有350张病床,日均可接待800多名病人,设有内科、骨科、普外科、妇科、儿科等多个科室。

    司英才唐东/文

下一篇 4
 
 
   
广元晚报